新年辦新展,南通紡織博物館期待重煥光彩

發布:2022-01-24 10:03:06   來源:南通發布   評論:0 點擊:
本文導讀:新年伊始,濠河之濱,一場全新的展覽,讓沉寂多時的南通紡織博物館增添了些許人氣。元旦當天,由中國民族博物館、南通博物苑合作舉辦的“傳統 現代

本文關鍵字: 南通紡織博物館

  新年伊始,濠河之濱,一場全新的展覽,讓沉寂多時的南通紡織博物館增添了些許人氣。元旦當天,由中國民族博物館、南通博物苑合作舉辦的“傳統 現代——民族服飾之舊裳新尚”在此拉開帷幕。
 
  南通紡織博物館對于年齡稍長一些的南通人來說,是一段值得自豪的回憶。南通紡博建成于1985年10月,是改革開放以后我市建立的第一座博物館,也是中國第一座紡織專業博物館,是南通首個專業展示張謇業績的場館。集歷史、科普、園林為一體的南通紡博,被國內外觀眾譽為“紡織大觀園”。
 
  近年來,由于頻繁更換主管部門等原因,南通紡博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許多青少年對其一無所知。因展陳更新和展廳改造的原因,紡博去年一度處于閉館狀態。此次新年特展,是南通紡博重裝出發的新起點,各界人士也期待曾經的“紡織大觀園”能早日鳳凰涅槃,真正成為南通“紡織之鄉”“文博之鄉”的閃亮名片。
 
  新展新氣象,這個春節去紡博
 
  走進紡博展館,貴州丹寨苗族百鳥衣、云南昭通苗族男服、貴州黃平革家蠟染女服等各式民族服飾盡收眼底,時間、空間、工藝、交錯四個單元風格各異,引領觀眾從不同維度欣賞“傳統”與“現代”的關系,尋找民族服飾超越時代的價值。
 
  這是該展覽全國巡展的第五站。據了解,元旦三天,紡博館進展游客共計300余人次。
 
  “對我們來說,看到有觀眾進來看展覽就很欣慰了。”南通紡織博物館業務部主任李宜群坦言,“當然,這么好的展覽,還是希望有更多的市民過來參觀。春節前后,我們還組織了一系列小型社教活動,歡迎大家參與。”
 
  1月16日,紡博舉辦了“印花創意體驗”,主題是通過了解少數民族木戳印花技藝、親手刻制木戳體驗創意印花。1月23日上午,紡博舉辦“歡樂中國年”活動,讓參與者了解虎年傳統習俗,制作布老虎玩偶。
 
  據悉,新春佳節期間,南通紡博的主要活動有:2月6日的“民族服飾的紋樣之美”,主題是欣賞少數民族服飾、了解紋樣特點、繪畫設計服飾。2月13日的“花朵胸針編織體驗”,通過了解編織的相關歷史知識、學習編織花朵胸針。2月20日的“折紙收納包制作體驗”,主題是通過欣賞苗族折紙針線包、學習制作折紙收納包。
 
  李宜群告訴記者,此次展覽將持續至5月20日。3月到5月,還將有一批精彩的互動節目與觀眾見面。
 
  “這次展出的展品,我覺得非常有美感。民族服飾的自然之美,歷史時空的穿越之美,對提高市民特別是青少年的審美也有很好的引領作用。”南通博物苑志愿者潘女士觀展后由衷感嘆,“這個展覽放在紡織博物館是很合適的,如果能夠再增加一些南通元素就更棒了。”
 
  行業第一館,“大觀園”內藏珍寶
 
  南通是著名的“紡織之鄉”,中國近代紡織工業的發祥地之一。南通紡織博物館是1980年由南通市人民政府開始籌備,1985年10月正式開館。
 
  南通紡博的建筑由著名建筑學家鄧林翰先生設計。繼承了張謇創辦南通博物苑時館園一體的傳統特色,使整個博物館園林化,館園結合,館中有園。當這座占地面積近20000平方米,建筑面積約7000平方米的“紡織大觀園”崛起于濠河之濱時,曾吸引了眾多海內外的參觀者。
 
  作為一名老紡博人,副研究館員姜平參與了紡博的籌建。他感嘆,紡博凝聚了國內一流的紡織、博物館、博覽建筑的專家學者和南通地方紡織、文化學者一同研討設計的成果,代表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行業博物館建設的最高水平,也見證了南通紡織業的鼎盛與輝煌。
 
  穿過展示二十世紀初南通“中國近代第一城”歷史風貌的街區,走進紡博的經典展區——近代紡織車間,一種穿越百年的滄桑感撲面而來。這個車間是根據大生紗廠的原貌遷建,真實保留了十九世紀末張謇先生創辦時的歷史原貌,被列入南通市文物保護單位。
 
  姜平介紹,“這里有很多見證中國民族工業發展的老機器,在國內基本絕跡,堪稱孤品。每一臺機器的背后都有著一段傳奇故事。”
 
  在車間內,機器上銘刻著“1895·赫直靈登·曼徹斯特”字樣的一批紡織設備,包括梳棉機、并條機、粗紗機、搖紗機等,佐證了張謇創辦大生紗廠時的艱難歷程,堪稱紡博鎮館之寶。這批機器原為張之洞所購,幾經周折在上海黃浦江邊的蘆葦棚里存放數年。1897年,張謇籌款遇挫,這批閑置的機器使他如獲至寶,通過兩江總督劉坤一,將其作官股折價投資大生,成為大生紗廠最早的一批設備。經過歷次改造,這些“官機”一直沿用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后來由于通棉一廠老廠技術改造,這批淘汰的老設備流入鄉鎮企業繼續使用。南通紡博建立后,在各界支持下,征集到這批制造于1895年的設備6種15臺。1914年由資生鐵冶廠仿造的英式亨利織機,則是大生集團吸收外來技術,勇于自主創新的產物。
 
  1932年,大生集團從日本豐田紡織機械制造所購買了240臺半自動換梭織機。1986年,南通紡博剛剛開館時,豐田家族后裔就專抵南通尋覓豐田老機器的蹤影。2010年6月,豐田創始人豐田佐吉的孫子豐田章一郎來到南通紡博參觀后激動地說,“這里珍藏的是我祖父發明的第一代豐田織機,當時剛剛研制成功。1932年我才7歲,但從那時起就銘記下了南通這座城市。”
 
  南通紡織博物館館藏文物1萬多件,大多為張謇創辦的大生集團有關的文物史料,其中江蘇省館藏一級文物179件。這些彌足珍貴的張謇主題文物,值得更好地保護和研究。
 
  未來向何方,期盼名館展風采
 
  “為什么一個如此優秀的博物館,會在南通博物館事業蓬勃發展的進程中走向衰退?根本原因在于紡織行業結構變遷后,紡博的隸屬關系頻繁更換,現有體制下遭遇到了發展的瓶頸。”同為老紡博人,民盟南通市委副主委、張謇研究學者趙明遠對此深有感慨。
 
  據了解,隨著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計劃經濟的逐步解體,紡博館原有主管局和主管部門相繼解散,先后由不同的部門來管理,繼而經費來源被切斷,不得不依靠出租館舍維持開放與生存。由于自收自支造成的經費不足,南通紡博近年來陷入了困局,使得紡博館在展廳和展陳設施、安防和消防設備等方面得不到更新和完善,博物館的“收藏、研究、教育”三大功能難以正常發揮。
 
  2020年1月,紡博劃歸市文廣旅局,由文廣旅局委托南通博物苑代管。為了讓紡博重復生機,各級領導、主管部門一直在積極尋求對策,邀請國內博物館界知名專家,就紡博未來的發展方向和目標進行專題研討。專家普遍認為,南通紡織博物館具有獨特的歷史地位、區位優勢明顯,為進一步提升放大紡織博物館的資源,建議考慮調整現有體制,由自收自支性質逐漸轉變為全額撥款一類公益事業單位,以利于今后的發展。
 
  有專家提出,紡博的發展要多考慮文旅融合,注重服務能力的提升。紡博未來南部區域可以與文峰公園的游樂區相連,通州街的升級要凸顯近代第一城的風貌,成為網紅打卡點,并考慮未來與文峰公園一并實施夜間開放,打造集休閑、餐飲、美食于一體的“紡博新天地”新文化地標。也有專家提出,將紡博館整體遷至唐閘,利用現有場地建設“南通自然科技博物館”。
 
  無論未來路在何方,擦亮南通紡博這張城市名片,都是時代賦予我們“讓文物活起來”的一道現實課題。
(本文來源:南通發布)
免責申明:
    中國家紡產業網尊重各行業網站及各通訊員之版權,如發現有本網未署名而刊登您的稿件,請與我們聯系。中國家紡產業網熱誠歡迎家紡行業相關人士成為本網通訊員,請點擊登錄注冊。

上一篇:南通家紡暖冬換新直播節圓滿收官!
下一篇:紫羅蘭家紡與南通市區兩級市監局簽訂共建協議

分享到: 收藏
--> 97久久久亚洲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