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棉,緣何越來越“硬核”?

發布:2022-04-12 15:02:49   來源:互聯網   評論:0 點擊:
本文導讀: 打通供給側與需求側之間的堵點,就疏通了棉花產業發展的痛點。通俗來說,就是需求方需要什么,生產方就生產什么,種子企業就提供什么,科研單位就研制什么。

本文關鍵字:中國棉

  打通供給側與需求側之間的堵點,就疏通了棉花產業發展的痛點。通俗來說,就是需求方需要什么,生產方就生產什么,種子企業就提供什么,科研單位就研制什么。
 
  我國是世界最大的棉花消費國及第二大棉花生產國,打響自主國棉品牌、建立有權威性和影響力的國棉標準和認證體系勢在必行。
 
  2019年10月7日,瑞士日內瓦。
 
  以低調的淡黃為主色調的展覽大廳內,墻壁上裝飾著幾幅色彩亮麗的彩繪,傳遞出溫暖舒適的感覺,恰如展臺上綻放的棉花、柔軟的棉布、舒服的棉襯衣帶給人的觸感。
 
  “國棉CCIA品牌在國際舞臺驚艷亮相。這一次,終于揚眉吐氣。”在首個世界棉花日活動現場的中國展臺前,中國農科院棉花研究所副所長彭軍思緒萬千。不大的展廳里,盡管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國品質最優、品牌最響的棉花,國棉CCIA系列產品依然是佼佼者,吸引了美國、印度、馬里等50多個國家關注并洽談合作。
 
  對接受WTO中國代表團邀請前來參展的國家棉花產業聯盟來說,這與其說是一次展示,不如說是一場“考試”。展臺上有高品質棉種、棉花,更有特高支紗線、高端面料,以及高品質服裝,這一系列從生產、加工到消費市場全鏈條上CCIA產品的背后,是從棉花科研、種植、紡織、服裝生產全產業鏈條轉型升級的成果。收獲季,新疆昌吉的棉田里堆滿了采棉機吐出的“金蛋蛋”。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消費國,也是世界第二大棉花生產國,擁有最完整的棉花產業鏈條。從市場終端一件好的純棉T恤向上追溯,可以找到一粒好棉種,以及培育棉種的科研單位。棉花產業的升級,意味著全產業鏈上科研、生產、加工、流通、紡織、服裝、貿易等上中下游各個環節間的堵點疏通、協同配合。
 
  “否則就像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種棉花的不管棉花好不好紡紗,織布的不管布料好不好制作成衣,導致生產與需求不匹配,不能滿足老百姓對高品質棉衣、棉被、棉布料的需求。”中棉所國棉聯盟秘書處處長、國家棉花產業聯盟副秘書長黃群說。
 
  打通供給側與需求側之間的堵點,就疏通了棉花產業發展的痛點。通俗來說,就是需求方需要什么,生產方就生產什么,種子企業就提供什么,科研單位就研制什么,按照這樣的基本思路來布局棉花全產業鏈,推動“技術方+生產方+需求方”一體化布局。
 
  這是一項龐大的系統工程,涉及的環節多、主體多,利益關系復雜。盡管艱難,但在國家棉花產業聯盟的推動下,經過近五年來的努力,成效已經顯現。300萬畝左右年產40余萬噸CCIA高品質棉花的生產基地已經建立起來,相當于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亞棉花產能規模;我們國家的自主品牌國棉CCIA已經打響,影響力逐步擴大;產業上中下游協同配合,越來越多企業和種植主體加入以需定產的鏈條中來……我國正在由植棉、紡織大國向植棉、紡織強國穩步邁進。
 
  棉花高質量從何而來?
 
  2021年10月10日,新疆昌吉。
 
  “加價500元!”“800元!”“1000元!”……一場別開生面的CCIA高品質棉花競拍大會在這里舉行,20多家下游紡織服裝企業前來參加競拍,5000噸“雙30”以上的高品質棉花搶拍一空,最高每噸加價2500元拍出。
 
  棉花也要拍賣?沒錯!高品質棉花雖說算不上是稀缺品,但也絕對是市場上的搶手貨,加價“搶”棉一點也不稀罕。在黃群看來,棉花的高質量關鍵在于一粒好種。這次競拍的主要品種“中棉113”,也是曾代表國棉在世界棉花日展出過的品種,而它的主要種植基地就在新疆昌吉、博州等地。2021CCIA新疆高品質棉花競拍大會現場。
 
  “棉花品質差的一個關鍵原因就在于品種雜亂。”黃群說,“由于品種不一致,種出的棉花質量參差不齊,無法滿足后端紡紗織布企業對棉花品質的一致性要求。提升品質,首要的是統一品種,而且是優質棉品種。”
 
  為此,新疆已經大力推行“一主兩輔”,即植棉縣以1個主栽品種、2個搭配品種種植棉花,鼓勵發展“一縣一品”“多縣一品”,從源頭上提高棉花質量。“需要注意的是,主推品種確保優質的同時,也要讓種棉戶接受認可,可以采用試點示范,讓農民看到效果再逐步推開,還要防止假種、劣質種子,這樣才能把品種統一落實落地。”中國農科院棉花研究所研究員宋美珍這些年一直奔走在新疆棉區,主要工作就是推廣好棉種和好技術。
 
  最先嘗到優質棉種甜頭的是種棉大戶們。今年36歲的新疆昌吉種棉大戶高克虎是有著十年種棉花經驗的“老把式”了,他種棉花腦子活絡,喜歡琢磨新技術,也愿意嘗試新品種。“這些年很苦惱的一個問題就是品種。因為一直沒找到最優品種,幾乎每年都換新品種。”高克虎說。2019年,他在合作方豐匯棉業公司負責人呂殿虎的推薦下,1300畝棉花地全部種植了“中棉113”,種出的棉花不僅高產還優質,賣價高。
 
  “產量達到每畝500公斤以上,品質都能達到‘雙30’,賣價比一般品種籽棉每噸高出兩三百塊錢。”高克虎說。去年棉花價格好,每公斤籽棉收購價達到10-11元,每畝地利潤近2000元。高克虎已經一連種了3年“中棉113”,眼下播種已開始,“今年還種這個品種!”
 
  棉花加工企業也得到了好處。“我們收上來的‘中棉113’棉花都能達到‘雙30’品質,收上來以后單獨存放、加工、組批,不與其他棉花混在一起,確保品質如一,加工好的皮棉賣價每噸能高出500塊錢以上,往往都是提前就被下游企業訂走了。”呂殿虎說。
 
  好棉種讓產業鏈條上的每個環節都受益,而首要的一步,是讓棉農接受。三年前,呂殿虎看到國家棉花產業聯盟高品質棉花基地示范的“中棉113”品質好、產量高,決定在種植大戶中推廣這一品種,具體方式是:由公司為種植大戶統一供種,收棉時按品質以每公斤高于市場價0.2-0.3元的價格收棉,再把種子錢返還給種棉戶。
 
  “農民要的是眼見為實,他們看到確實好才容易接受。”宋美珍說,在“帶著農民干,做給農民看”的推廣模式中,越來越多的棉農開始統一品種種植優質棉。據介紹,國棉聯盟組織中棉所及相關科研單位已經推廣中高端品質(“雙30”及以上)棉花新品種20多種,示范推廣1000多萬畝。
 
  解決了品種問題,關鍵還要解決配套生產技術。“過去新疆種棉主要是采用‘矮密早’技術模式,播種密度大,植株矮化,但這種技術通風透光不好,結出的棉桃較小、品質較低。”中國農科院棉花研究所副所長馬雄風是“中棉113”的育種家,他說,“十年育一種,好品種沒有好技術也無法發揮效能,‘寬早優’技術模式能有效解決之前的技術痛點。所謂‘寬’,就是播種密度小了,由原來的一膜6行播種,改為一膜3行,密度降下來后,透光好了,棉花受光更充分,雖然棉桃少一些,但品質好,棉桃大,算下來不僅不減產,還實現了更優質和增產。”
 
  今年春節剛過,宋美珍就跟隨中棉所的棉花綠色增產增效團隊來到了新疆。去年,“寬早優”被農業農村部列為棉花主推技術,他們此行就是專門落實推廣這項技術。“年前,我已經全疆都跑了一圈,在幾個重點團場做好了技術推廣模式溝通,并且給團場的領導、技術人員都講了課。春播在即,這次來就是要把技術落實到地塊上,得敲定下來才算成!”2月中旬,地塊上還是厚厚的積雪,踩下去有半腿深。南疆北疆一圈跑下來,已是3月下旬。
 
  對宋美珍來說,全年200多天在新疆出差已是家常便飯,一塊塊示范田種出來,一堂堂技術課講下來,“寬早優”植棉技術被越來越多的植棉戶采用,2021年被列為博州主推技術之一。“中641”品種與“寬早優”相結合的高品質棉生產技術模式,在新疆示范推廣增產效果顯著,纖維品質明顯提高,被列為“中國農科院2018年十大科技進展”。
 
  2021年全國棉花產量573.1萬噸,其中新疆棉花產量512.9萬噸,占九成。新疆種植棉花有天然優勢,晝夜溫差大,光照充足,有利于棉花生長,種出來的棉花品質好,不愁賣。
 
  “在我們這里,棉花不愁沒人種,就怕沒地種。”高克虎十年前從杭州返鄉種棉花,這些年靠著他一人種棉花,家里在昌吉市買了房子、小汽車。他告訴記者,即便這兩年農資、土地價格都在上漲,種棉效益還是有保障的。
 
  “種棉花早就不是人們傳統印象中那么繁重的農活兒了,播種有北斗導航無人駕駛播種機,一趟下來,鋪膜、播種全部完成,打藥有無人機,耕地有翻耕機,澆水有滴灌設備,收棉有采收機,基本上全程機械化。1000多畝地只需要雇上幾個人看看地就夠了。”高克虎說,“一點也不累,但是要種好棉花,需要花費腦力,什么時候該打藥、水肥怎么配比,必須心中有數。”
 
  我國棉花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已超80%,新疆建設兵團更是達到95%以上,棉花種植已基本擺脫了靠人力,這也是棉花品質的重要保障。在新疆的種棉農民中,像高克虎一樣創新意識強、懂技術、會經營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他們是棉花產業的未來和希望。
 
  為什么要瞄準中長絨棉?
 
  從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勢來看,解決結構性矛盾就是要解決品質、品種與需求不適應、不匹配問題。具體到棉花產業亦是如此,千頭萬緒的問題都可以從提升品質找到出路,千變萬化的市場最終都歸結于對品質的需求。
 
  棉花的品質高低有很多具體評價指標,最重要的是纖維長度、比強度兩個指標。“我們常說的‘雙30’棉花,指的就是這兩個指標都達到30的棉花。”國家棉花產業聯盟副理事長王進華告訴記者,“‘雙29.5-雙34’棉花是中長絨棉,算是中高端品質棉花,低于‘雙29.5’的是一般品質棉花。我們講提升棉花品質,主要就是擴大中長絨棉的生產。”
 
  為什么要瞄準中長絨高品質棉花?
 
  從國內棉花生產和進口形勢來看,我國棉花每年的市場需求大約為800萬噸,國內產量維持在500-600萬噸,進口約200萬噸。也就是說,我國棉花產量不能滿足國內用棉需求,有200萬噸的缺口,而進口棉花的大頭就是美棉、澳棉為代表的中高端品質棉花。“因此,我們擴大中長絨高品質棉花生產規模,一方面是滿足國內市場的需求,更重要的意義在于,可以減少對進口國外高品質棉花的依賴。”王進華說。
 
  從成本效益比來看,中長絨棉的性價比更高。王進華進一步分析說,中長絨棉市場價格比一般品質棉花每噸價格高2000元,而“雙34”以上的細絨棉價格則每噸高出1萬元以上,因此,中長絨高品質棉花在市場上更受企業歡迎,需求量更大??偠灾?,目標明確:擴大中長絨高品質棉花種植。
 
  圍繞棉花品質一個繞不開的問題就是“三絲”問題。所謂“三絲”,是指棉花采收過程中混入的異性纖維。呂殿虎告訴記者,以前人工采收的時候,主要是頭發絲、塑料纖維以及人身上帶入的一些雜質,現在大部分為機械采棉,主要是隨著機器采收一起帶入的碎地膜。“‘三絲’清理起來難度很大,需要一點點挑揀,耗費大量人力,而且在挑揀過程中還會破壞棉花的整體品質,現在人工費很貴,因此業內有‘清理三絲,價比黃金’的說法。”
 
  “‘三絲’是紡織企業最頭疼的問題。”王進華從事紡織行業30多年了,對此深有體會,“如果不清理,細小的塑料纖維織成布后無法著色,就會導致一塊布出來后有很多小點,做成的衣服就是帶點點的,就是我們所說的殘次品,只能賤賣。”
 
  生產端的一個小細節,在消費端能造成很大影響,因此,必須從前端控制。黃群說,使用厚度大一點的地膜能有效改善“三絲”問題,地膜越薄,越容易碎掉隨機收卷入機器中,但厚的地膜成本會增加,農民往往不愿意用?,F在很多企業收棉花時也會把“三絲”指標考慮進去,“三絲”少的價格高,這樣對棉農也會形成正面引導。此外,在籽棉加工環節引入“三絲”清理機,進行設備改造,盡量減少前端的“三絲”混入。
 
  我國主要產棉區在新疆,新疆地區干旱少雨,地膜加滴灌能有效提升水資源利用效率。而美國、澳大利亞的棉花主產區不存在缺水問題,因此不需要地膜,也就不存在碎膜“三絲”問題。“因此,提升我國棉花品質,追趕美棉、澳棉,‘三絲’是需要著力解決的問題。”王進華說。
 
  生產全過程監督是確保品質的重要手段。黃群介紹,依托農業農村部支持建設的“高品質棉花全產業鏈大數據平臺”,國家棉花產業聯盟構建了CCIA高品質棉及其產品全程溯源體系,已經在國棉CCIA品牌“聯名”合作的品牌服裝實現可追溯。消費者掃描衣服標簽上的二維碼,可以知道這件衣服是如何從一粒種子到一件成衣的整個過程,棉花種植、采收、加工、流通、紡織、制衣,每個環節在哪塊地、哪個廠、哪個車間,都可以了解到,這樣神奇的購物體驗正在逐步實現。“追溯的目的是實現生產全過程有效監督,這是利用先進科學技術保障棉花品質的有效途徑。”
 
  產業鏈各環節間堵點如何暢通?
 
  每年入秋,新疆的棉田便如千里白雪覆蓋,又如天上大朵大朵的白云拋灑到了田野上。2021年金秋十月,昌吉的棉田里,一望無際的層層白浪翻涌著豐收的希望,棉田里臨時搭建的T臺上,一位位身著棉布休閑服、襯衣、民族服飾的模特們翩翩走秀,有時髦的青年男女,也有老人和孩子,他們身上的衣服布料,都來自這片棉田?,F場幾十家紡織服裝企業參展商和數百位棉農、加工企業代表,不時拍手叫好。
 
  這是一場棉花產業上游種植戶與下游紡織服裝企業直接對接的活動,當天促成了數千噸的棉花訂單。如果說抓住品質提升就抓住了供給側適應需求側的關鍵,那么以需定產、以需定研則在此基礎上實現了上中下游各環節的精準對接。“科研方提供技術支撐,生產方與加工方合作建立生產基地,需求方向生產、加工方提出購買需求,國家棉花產業聯盟搭建平臺和供應鏈并監督,政府引導和支持,多方結合自有優勢開展CCIA高品質棉花訂單生產與購銷。這就是我們推動產業上中下游一體化的基本思路。”黃群說。
 
  “關鍵在于優質,還要優價,而且產業鏈上各個環節都要實現優質優價。”馬雄風分析說,問題在于,產業鏈上各個端口想的事情不一樣,棉農關心的是產量,產量高、衣分高(籽棉纖維重量與籽棉重量的百分比)才能收益高。紡織加工企業是微利行業,他們會想辦法降低成本才能確保收益,降成本是否會影響品質,進而影響下游服裝企業,這個過程需要權衡利弊。因此,必須把各個端口的利益聯結起來,朝著共同的方向努力,才有可能實現品質最優、風險最小、成本最低。
 
  羅萊家紡與國家棉花產業聯盟的合作就是在探索棉花產業從科研到終端利用市場建立全產業鏈的聯結機制。“羅萊生產的超柔床品,要求棉纖維更柔軟舒適,對原材料供應要求比較高,科研單位按照企業需求專門研制了‘羅萊1號’種子,試驗成功后,羅萊在新疆庫爾勒地區建了幾萬畝的棉花基地,統一種子與種植模式,棉花收獲后按照高于市場價的價格進行收購,統一生產加工,確保品質一致性。”馬雄風說。去年,“羅萊1號”搭乘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升空,通過太空育種進一步優化品種。
 
  “精準對接”同時在更大范圍內實現。黃群說,在國棉聯盟框架下,生產單位、紡織企業及原棉交易平臺等組織起來并簽訂《CCIA棉花訂單產銷合同》,推行優質棉訂單生產購銷模式,目前實現訂單面積60多萬畝,商品棉品質平均提高1-2級,平均每噸加價1000多元,促進了棉花生產的提質增效、轉型升級。
 
  然而,理順各環節的利益分配并非易事。“按照CCIA標準建立的高品質棉花生產基地,種出的棉花品質要高于普通棉花,根本不愁賣,雖然訂單約定高于市場價幾毛錢一公斤收購,但收棉時也會出現搶棉抬價的現象,有些棉農就會不按訂單來,誰給的價格高賣給誰。”黃群說。
 
  “去年的搶棉現象尤其嚴重,與我們簽訂統一供種合同的棉花基地,最后收回來的只有六成。”呂殿虎說,“根源在于新疆目前的加工企業太多,加工能力嚴重過剩,加工廠產能遠遠超過棉花種植規模,因此出現搶棉抬價。”
 
  對此,黃群分析說,新疆有不到4000萬畝棉花,600個加工廠就足夠了,然而現在全疆有1000多家加工廠,而且還在新建。因此,根本上還是要去加工產能,淘汰一批能耗大、設備工藝落后、競爭力差的加工企業,在這個過程中促進棉花加工企業的轉型升級。同時,在聯盟基地做好宣傳,優化棉農與加工企業的利益聯結機制,進行長期深度利益綁定,實現訂單更穩定、產銷更順暢。
 
  自主國棉品牌怎樣叫響?
 
  從CCIA棉花系列產品在全世界的棉花科學家、企業面前亮相,到CCIA棉田秀、棉花競拍,再到300萬畝產量40萬噸的CCIA高品質棉花生產基地建成,CCIA作為“國字號”棉花品牌已經在業內叫響。
 
  為什么在現階段要樹立有權威性的國棉品牌?黃群告訴記者,我們國家的棉花品牌很多,以新疆為例,很多植棉市(縣)、兵團師團都有自己的棉花品牌,然而都沒什么影響力,無法與國外的大品牌競爭。我國是紡織品出口大國,棉花生產量和消費量都在世界前列,需要有影響力的棉花品牌提升整個產業的發展質量,引領產業發展方向。
 
  CCIA是國棉聯盟成立后創建的自主品牌,在棉花生產、加工、紡織、印染、紗線、家紡、布匹全鏈條都注冊了CCIA商標。目前,已授權相關企業推廣國棉品牌,并成立了“CCIA綠色棉品研發中心”,完成了從CCIA棉花到140、160、200支紗高品質面料和服裝的規?;囍?。黃群說,目前,CCIA已經與361度、羅萊家紡、李寧、安踏、海瀾之家等企業開展品牌“聯名”合作。
 
  品牌的核心是過硬的品質,品質的衡量需要有權威性的標準。王進華說,多年來,美棉、澳棉建立塑造了自己的標準體系。我們國內也有自己的標準,然而推廣力度遠遠不夠,因此在認證上比較被動。
 
  “梳理起來,我國涉及棉花的各類標準有1000多個,卻存在著重標準制定不重實施的問題,標準的引導力不強,對供應鏈各主體無法形成有效約束。”黃群指出。
 
  為此,國家棉花產業聯盟圍繞著CCIA棉花生產、加工、紡織等“基地”和品種、種子、原棉、紗線、面料、服裝等“產品”兩個方面,采取“定性+定量”的原則,制定了國棉CCIA標準體系和認證體系,將其貫穿到棉花全產業鏈中,確保CCIA棉花及其產品的全程標準化生產和可追溯。
 
  認證過程必須嚴格按照流程和標準執行,“認證證書”合格一批發放一批。比如高品質棉生產基地內的棉花生產出來后,達到標準則發放證書,如果沒達到CCIA標準,則不予發放,皮棉加工環節以及其他下游環節都是如此。“這樣才能保證標準的一致性和認證的含金量。”黃群說。
 
  目前,國棉CCIA標準已經初具體系。黃群說,接下來要使標準體系更加完善、更加國際化、更具影響力和競爭力,讓產業鏈上的更多企業認可并加入CCIA標準體系認證中來,以及吸納更多的國外品牌企業。還要進一步擴大高品質棉花基地建設,完善溯源系統,建立產品供應鏈,樹立“中國棉花、中國技術、中國產品、中國品牌”的國際化理念,創響國棉CCIA品牌。
(本文來源:互聯網)
免責申明:
    中國家紡產業網尊重各行業網站及各通訊員之版權,如發現有本網未署名而刊登您的稿件,請與我們聯系。中國家紡產業網熱誠歡迎家紡行業相關人士成為本網通訊員,請點擊登錄注冊。

上一篇:潛心發力差別化氨綸十余載,新鄉化纖錨定下一個“小目標”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 97久久久亚洲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