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局勢對我國縫制機械行業的影響分析

發布:2022-03-15 14:37:41   來源:互聯網   評論:0 點擊:
本文導讀: 2022年全球經濟“長卷”剛剛展開,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的影響尚未淡去,俄烏沖突這只“黑天鵝”又突然來襲。

本文關鍵字:縫制機械 俄烏局勢

  2022年全球經濟“長卷”剛剛展開,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的影響尚未淡去,俄烏沖突這只“黑天鵝”又突然來襲。隨著俄烏沖突的加劇,歐美對于俄羅斯經濟制裁的不斷加碼,地緣政治風險急劇上升,市場恐慌情緒飆升,大宗商品價格暴漲,全球股市動蕩,盧布大幅貶值,歐元匯率下行……經濟全球化時代,在區域沖突逐步升級疊加疫情持續肆虐的影響下,全球經濟復蘇受到拖累將無法避免。就縫制機械行業而言,俄烏沖突的蝴蝶效應已逐漸顯現:

  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對俄烏外貿現狀

  俄羅斯與烏克蘭都是共建“一帶一路”國家,近年來隨著“一帶一路”政策的推廣與落實,我國與兩國間的貿易往來越加頻繁,2021年我國對兩國縫制機械產品出口均刷新了歷史記錄。從市場規模上看,2021年海關數據顯示,我行業出口至俄烏市場的縫制機械產品總金額為8995萬美元,約占行業出口總額的3%,而我國基本沒有從兩國進口任何縫制機械產品。

  一、對烏克蘭出口概況

  烏克蘭一度曾是蘇聯內部的紡織工業重鎮,但在蘇聯解體后,烏克蘭輕工業一直停滯不前,紡織工業并非其工業領域支柱和快速增長行業,但其一些優勢條件仍然為自身發展以及外國投資開展生產、加工合作創造了良好前景。阿迪達斯、Esprit、Hugo Boss等西歐品牌相繼在烏克蘭開設了工廠。受疫情影響,許多在全球布局生產線的歐洲品牌為了保證未來生產的穩定,也有意加大對烏克蘭的投資。當前,烏克蘭紡織服裝產業規模較小,以中小企業居多,市場的紡織品主要依靠進口,主要進口國為中國、巴基斯坦、韓國、土耳其、俄羅斯,以上國家生產者依靠先進的技術設備、廉價的勞動力等有利條件,加之產品通過灰色渠道流入烏克蘭市場,具有很強的價格優勢?;疑尻P紡織產品90%以上通過海運(敖德薩港和伊里喬夫斯克港)渠道,因為難以進入正規供貨渠道,因此絕大多數產品通過哈爾科夫巴拉巴紹市場和敖德薩七公里等集散批發市場進入銷售渠道。據咨詢研究機構Clean Clothes Campaign的數據顯示,包括各種灰色模式在內,約有大小6000家工廠及22萬人為烏克蘭制衣行業服務。

  據海關數據顯示,2016年起我行業每年出口至烏克蘭的縫制機械產品金額約為1000萬美元左右,約占行業出口總額的不到0.5%。2021年我國對烏克蘭縫制機械產品出口額達1353萬美元最高值,約占行業出口總額的0.43%。

  二、對俄羅斯出口概況

  俄羅斯輕工業較不發達,服裝消費以進口為主,2013-2017年俄羅斯服裝進口銷售比重約占80%,國內經濟發展的好壞以及匯率的高低直接影響著其服裝銷量的增減。生產方面,蘇聯解體后俄羅斯紡織服裝業急劇衰落,直到1999年俄金融危機之后的復蘇時期,俄紡織服裝企業積極開放思路,紛紛同法國、德國及意大利等國服裝企業開展合資生產,更新了設備,轉換了經營管理方式,學習了新的加工、設計、生產技術,俄生產商開始走上自主創業的道路。近年來,俄羅斯服裝產業煥發新機,Zara、宜家等國際知名品牌相繼在俄建廠,莫斯科布爾什維克西裝廠等知名服企與歐洲企業合作生產,產能不斷擴張,不少專注于生產小批量多品種的服裝產品的小型服裝企業也不斷涌現,俄羅斯產業規模不斷擴大。

  據海關數據顯示,2011年至今,俄羅斯一直是我行業出口的重點市場之一。2011年對俄出口額5041萬美元,占我國行業出口額排行第7位,比重達3.19%;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以來,飽受西方制裁的俄羅斯外貿規模大幅縮減,2015年俄羅斯從我國進口縫制機械產品金額同比下滑57%,金額較2014年減少2500余萬美元,出口額占我國行業出口額排行跌至第26位。直到2020年,我國行業對俄出口額才恢復至2014年之前水平。2021年我國對俄羅斯縫制機械產品出口額達7642萬美元最高值,約占行業出口總額的2.43%。

  俄烏沖突對行業出口的短期影響

  短期來看,由于俄烏份額占我國縫制機械出口份額較低,俄烏沖突對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外貿基本面暫不會造成全局性影響,但勢必帶來局部區域出口規模的大幅縮減:對烏克蘭出口中斷,對俄羅斯出口停滯,對土耳其、中亞等周邊市場出口也將面臨下滑挑戰。這對于行業部分外貿企業,尤其是以俄烏、中亞為主力市場的出口企業將帶來直接較大影響。

  一、對烏:出口中斷,貿易歸零

  受俄烏戰事影響,作為戰區的烏克蘭國家陷入重大動蕩,經濟貿易停擺,貨物運輸停止,人民紛紛逃難,客戶失去聯絡,烏克蘭客戶拒收貨物、拖欠貨款甚至破產失聯等商業風險大增,各大保險公司已停止承保涉烏業務。黑海、亞速海水域已成為高風險區域,敖德薩港等烏克蘭主要港口已全部關閉,大量船只改航,已到港船只則停擺,我國對烏縫制機械產品出口中斷。由于當前戰事前景不明,國內縫機企業將暫緩對烏業務開展,烏克蘭中短期貿易歸零。

  二、對俄:支付受阻,訂單停滯

  受歐美此次在金融、科技、交通等諸多領域“空前”的經濟制裁力度打壓影響,俄羅斯面臨支付、貨幣、貨運、通脹等多方面的壓力,短期內訂單停滯,整體陷入觀望。具體來看:

  支付受阻

  俄烏沖突暴發后,美國與歐盟宣布將7家俄羅斯銀行排除在SWIFT支付系統之外,上述決定將從3月12日起生效。這7家銀行中,既有俄羅斯國有銀行,也有私人銀行,業務范圍涵蓋信貸、外匯、結算、投資等,其中三家銀行位列俄羅斯前十大銀行。此外,俄羅斯最大銀行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雖不在此次歐盟最新踢出SWIFT的銀行名單上,但卻在美國OFAC制裁名單上,在實際業務中來自這個銀行的匯款也是收不到的。這意味著俄羅斯大部分外貿和資金流動途徑被階段性切斷,將導致俄方客戶支付難度加大,相關出口企業將面臨俄方客戶回款困難所導致的流動性風險,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對俄出口短期內訂單停滯。

  貨幣大幅貶值

  受歐美“空前”經濟制裁,近期俄羅斯盧布大幅貶值,9日,盧布兌美元匯率跌至120比1,兌歐元匯率跌至132比1。進入今年以來,盧布對美元總體貶值了大約50%,其中2月24日至3月9日這段時間貶值了33%,顯著增加的通脹風險將直接影響俄方客戶支付意愿和償付能力,俄羅斯縫制設備市場需求驟降。

  貨運效率降低,成本上漲

  據相關報道稱,俄烏沖突發生后,世界六大集裝箱航運公司中有五家暫停了往返俄羅斯港口的預訂,俄烏及俄歐相鄰邊境、港口運輸時效大幅降低。全球原油供應短缺加劇,國際油價大幅上漲,物流成本水漲船高,全球貿易成本大幅增長,本就因常態化疫情造成的全球運力緊張局面加劇。

  三、對周邊中亞等市場:遭受池魚之殃,訂單大幅下滑

  以哈薩克斯坦等為代表的中亞和高加索國家以及蒙古對于俄羅斯經濟依存度較高,其與俄烏在紡織服裝等行業存在非常大的互補與合作。俄烏沖突導致中亞等國遭受池魚之殃,戰爭造成時局不穩,經濟增長放緩,貨幣較快貶值,貿易大幅下降,資金回流受阻,投資及需求低迷,迅速陷入觀望態勢,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對其出口短期內將面臨訂單下滑甚至階段性暫停的挑戰。

  四、對土耳其、荷蘭等歐洲市場:對俄服裝出口下滑,投資預期轉弱

  隨著俄烏沖突的持續發酵,歐洲服裝行業也因此陷入困境,據地中海成衣與服裝出口商協會(AKIB)主席表示,目前烏克蘭已停止運送貨物,而俄羅斯雖可運送但需長時間邊境等待,對俄烏服裝訂單面臨大量取消與運輸延期,土耳其服裝行業僅在烏克蘭的損失已達到1.5-2億美元,周邊國家波蘭的服裝訂單也在取消中,受服裝行業出口下滑波及,歐洲市場對縫制設備的采購需求也隨之縮減。同時,由于俄烏的油氣、糧食等大宗商品出口受阻,導致歐洲通脹加劇,大宗商品價格暴漲,將進一步抬高居民生活成本,削弱購買力,服裝、鞋靴、箱包等非剛需產品消費能力將明顯下滑,勢必將進一步影響到對縫制設備的投資需求。

  針對上述中短期影響,相關對俄烏及周邊市場有直接外貿往來的出口企業應緊密關注俄烏局勢發展,第一時間盡快核查、梳理對烏和對俄業務,加快未結算訂單的結匯進度,密切跟蹤買方還款進展,及時掌握風險信息,做好相關工作準備;積極跟蹤物流情況,最大程度減損;關注收匯風險,及時確認債權;后期訂單要預先做好貿易前的評估和風險防范工作;在可能的范圍內,對俄業務尋找安全穩定可靠的貨幣結算方式,加強與出口信保的聯系,務必確認收到貨款后再發貨。此外,針對能源緊缺、運費上漲、匯率變化可能帶來的相關影響,各縫機企業均應予以重視,提前布局,在未來貿易中爭取更多的主動。

  俄烏沖突對行業的中長期影響

  當前,俄烏沖突已經持續了十余天,未來沖突走勢、沖突結束的時間和方式,依然撲朔迷離,難以預料。歐美俄制裁與反制裁愈演愈烈,波及的周邊國家越來越多,地緣對抗、政治對立局面日趨復雜嚴峻,俄烏沖突正在通過能源、貿易、金融等三大傳導渠道對全球經濟和政治格局產生重大、長期和深遠的影響,大勢之下,我國縫制機械行業亦難以獨善其身。

  據中縫協對俄烏沖突下的相關聯縫制設備出口區域影響進行初步測算,預計2022年俄烏沖突將促使我國縫制機械良好的出口態勢沖頂回落,并可能拉低我國縫制機械出口約4-6個百分點。

  烏克蘭方面,受戰火影響,其國家重建、經濟恢復、政局動蕩等必將經歷漫長的時間,可以預期,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對烏克蘭的出口從艱難恢復到逐步回歸正常將要經歷兩年甚至數年時間。

  俄羅斯方面,據有關權威機構預測,受俄烏沖突影響,2022年俄羅斯GDP將呈現下降7.5%的重度衰退,在各項制裁措施影響下,俄羅斯經濟可能將陷入長期的經濟低迷甚至衰退局面。預計未來幾年俄羅斯都將面臨中長期貨幣貶值、購買力下降、內需低迷等挑戰,預計未來1-2年甚至更長時間,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對俄羅斯的出口都將保持相對疲軟和低迷狀態。

  中亞等地區市場,受俄羅斯經濟下滑拖累和地緣政局不穩影響,預計在未來1-2年內也會呈現投資相對低迷態勢,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對其出口也將呈現一定幅度的下行。

  歐洲方面,對俄烏的能源、糧食等大宗商品高度依賴,受俄烏沖突影響,近期歐洲央行已經將歐元區經濟增長預期從原來的4%下調至3.7%,預計歐洲今年的通脹率將達到5.1%,高通脹、高成本將嚴重削弱歐洲居民的消費能力,加劇居民恐慌。一方面,隨著歐元區消費能力的下滑,將導致其紡織服裝等產業投資力度減弱甚至逐步陷入階段性觀望狀態,直接影響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對其出口;另一方面,歐元區是全球重要的服裝鞋靴等消費市場,其消費低迷勢必會減少對東南亞等服裝傳統加工市場的訂單需求,進而可能影響到東南亞國家對縫制設備的進口意愿。預計今年我國縫制機械對歐洲的出口將呈現一定幅度的下滑趨勢,隨著俄烏沖突的結束,明年有望重新走出低迷并呈現恢復增長趨勢。

  綜上判斷,俄烏局勢雖然對我國縫制機械行業外貿基本面不會產生重大影響,但是在我國縫制機械內銷市場逐步走向疲軟的大趨勢下,出口向好態勢卻可能遭遇中斷,對2022年我國縫制機械行業穩增長帶來了新的挑戰。面對復雜嚴峻多變的外部形勢,面對各種無法預判的突發風險,廣大企業應密切關注局勢變化,提前做好風險研判,及時調整市場布局和生產規劃,堅持穩中求進,積極搶抓國際市場復蘇機遇,推動企業行穩致遠。

(本文來源:互聯網)
免責申明:
    中國家紡產業網尊重各行業網站及各通訊員之版權,如發現有本網未署名而刊登您的稿件,請與我們聯系。中國家紡產業網熱誠歡迎家紡行業相關人士成為本網通訊員,請點擊登錄注冊。

上一篇:中國紡織集群向世界級新高地邁進!
下一篇:面料制造企業流水線因為AI變了新模樣

分享到: 收藏
--> 97久久久亚洲综合久久